当前位置: 腾讯分分彩 > 经济新闻 >

从中国首富到阶下囚坐牢10年的黄光裕还能卷土重来吗?

发布时间:2019-03-04 01:20; 浏览次数:

 

 

  从2008年11月23日被警方带走至今,黄光裕失去自由已十年有余。网上每传言一次“国美老大黄光裕将出狱”,国美的股价就会动荡一次。在获得两次减刑后,黄光裕出狱的日子不会晚于2021年2月16日,那时,他52岁。

  如今,黄光裕的野心,都被锁在了高墙铁窗深处。不知午夜梦回,他可曾忆起当年意气风发时,那一场遥远的金戈铁马梦。

  但黄昌义却高兴不起来,他是个上门女婿,在村里一直抬不起头。家里穷,多个孩子,又多了张吃饭的嘴。

  穷极了的年代,捡垃圾也是要“抢地盘”的。谁抢了谁的生意,谁当大哥谁当小弟,都要靠干架解决。黄光裕小时候就像古惑仔,经常和人肉搏,打得头破血流。

  上世纪80年代,国家经济政策尚不明朗,但已有不少大胆的人开始“投机倒把”,“倒买倒卖”在地下悄悄进行,广东尤为甚。

  黄光裕和哥哥刚开始做的就是倒卖小电器的生意,兄弟俩背着大旅行袋,装满了收音机、电子表之类的东西,从广东背到内蒙古去卖,折腾一趟就是一两个月。

  算是幸运,两人不仅没被抓,还通过来来回回的折腾,挨家挨户的推销,两年多时间攒下了4000多块。

  来到北京的第一件事,黄光裕逛遍全城考察市场,最终决定卖服装。想着广东的服装那么便宜,倒手卖肯定狠赚一笔。

  说干就干,两人拿着攒下的4000块,又借了3万块钱,在前门的珠市口东大街420号盘下了一个100平方米的门面,开始卖服装。

  但两个南方佬实在搞不懂北方人对于服装的喜好,生意一直不温不火。黄光裕想了想,必须做大件家电,因为只有大件家电,才能赚大钱。

  1987年1月1日,选了个良辰吉日,国美电器店开门营业。国美,寓意“全国最完美的电器”,没什么文化,却胜在质朴。

  那个年代,大件家电是稀罕货,供不应求,以致于还出现了“电视票”这样的兑换券。用现在的话说,国美也算是“站在风口上的猪”了。只是当时家电由国有企业垄断经营,想采购需要很硬的关系,而黄家兄弟在京城谁都不认识,根本批不到条子。

  他通过明的暗的法子搞定了进货渠道,在京城家电圈儿混得风生水起。后来的采访中,每次被问是怎么搞定货源时,黄光裕总是顾左右而言他,于是,这件事儿成了一个说不清的罗生门。

  1991年,黄光裕包下整版的《北京晚报》,打出买电器,到国美的标语。之后,他又包下了两年的缝隙广告,人称“广告大王”。这在当时非常罕见,因为所有人都认为“卖不动的商品才会打广告”。

  他决定采取薄利多销的策略,迅速击垮周围的竞争商铺。积累了大量客户后,又再次要求供货商降价,让利给顾客。供货商当然不同意,但国美的超强销售能力和黄光裕的强势,又让他们不得不妥协。

从中国首富到阶下囚坐牢10年的黄光裕还能卷土重来吗?

  1996年,黄光裕一边继续扩张,一边完成了人生中另外一件大事——他结婚了,结婚对象是北京姑娘杜鹃。

  2004年,国美电器遍布中国大陆、香港及东南亚地区各大主要城市,拥有30多个分公司,并成功在港交所风光上市。

  2005年,国美和苏宁正面交战,直捣苏宁老窝南京城。是日,新街口10万人聚集抢购,国美玻璃门被挤成碎片,一夜间,石头城电器价格被削去10%。

  10多年的时间,国美所到之处,片甲不留,火箭般地成长速度被称为业界奇迹,巅峰时期,几乎每个城市都有一个国美。

  “黄光裕亲自领着十几位总监及总经理们对我进行面试。他一言不发,坐在宽大的老板桌后看着你,你感觉自己仿佛是笼子中的一头猎物,你不可能和他有平等对话的权利。”

  “我走南闯北几十年,也和不少大老板直接共过事,但是黄是最不可捉摸的人。这是我几十年工作经历中最紧张的一次面试。”

  有媒体指责黄光裕行事太过于霸道,黄光裕干脆剃了个光头,对“教父”、“价格屠夫”之类的称呼安之若素。只有一次国美被批“黑社会老大式的企业文化”时,黄光裕遮不住年轻气盛:

  一人千面,下班后的黄光裕却会经常和大厦里的保安、清洁工亲切地打招呼。员工给他过生日时,他也会开心地笑得像个孩子。

  2004、2005、2008年,30多岁的黄光裕三度问鼎胡润大陆百富榜,并在2006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排名第一。

从中国首富到阶下囚坐牢10年的黄光裕还能卷土重来吗?

  国美的销售额达到骇人的1200亿,是年,阿里的销售额才30亿,刘强东还在为京东突破10亿销售额激动地喝大酒。

  黄光裕第四次成为国内首富,2008年8月,他成为奥运火炬接力手,风头无几,胸中规划着收购死对头苏宁的宏图霸业。

  “国美与苏宁合并只是时间问题,国美将继续在规模上领先对手,打到对手求和为止。”这是黄光裕放出的狠话。

  2010年8月30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此案。黄光裕三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同时被判罚金6亿元,没收财产2亿元。

  “黄光裕非法经营罪的判决在法律适用上存在‘扩大化’的问题,把一般行政违法行为作为非法经营的行为,这一做法带有那个时代的特殊‘烙印’。”

  陈晓也是个悲情人物,1岁时得了小儿麻痹症,废了一条腿;10岁那年父亲过世;结婚之后,妻子身患重病,债台高筑后依然医治无效离他而去。他对生活残酷程度的认知,以及对财富的渴望,并不亚于黄光裕。

  他开始“去黄光裕化”,声称黄光裕的个人行为与国美没有任何关系,又引入贝恩资本,以股权激励策反管理层,从而稀释黄光裕的股权。

  他发动舆论战,写下《我的道歉和感谢》并公开发布,争取股东和社会支持。信中从国家到亲人员工以及所有利益相关者,都感谢和道歉了一遍,最后还表达了“以实际行动争取早日重返社会”的决心。

  2011年3月,大势已去的陈晓被迫离职。2015年1月,贝恩资本作为第二大股东,完全“清仓”套现离场。

  “黄光裕和杜鹃夫妻相互搭配,感情很好,一个是‘潮普’,一个带‘京腔’;一个是霸气外露,雷厉风行,甚至带有点‘草莽气息’,一个则是粉面含春,刚柔并济,不怒自威。”一位知情人谈到。

  “我喜欢他的原因在于,他做事业全无背景、无资本,都是靠自己努力,他有远大的志向,远大的理想,要做一番事业。在他的成功里,运气的成分很少,这些挺令我感动的。他做为创始人,这样的角色与后面接手的管理者,是完全不一样的,从零到一很不容易。”

  从未涉足零售业的杜鹃,硬是把自己逼成了女超人。黄陈大战中,她对外斡旋贝恩资本,撵走陈晓,重新执掌国美,对内安抚管理层,创变革新。稳固地位后,用了2年时间,把公司从亏损8亿做到盈利12亿。接着又发展电商业务,涉足智能领域,为的就是老公出狱后,还有资本可以大展拳脚。

  在被高墙相隔的日子里,杜鹃一般一个月见黄光裕一次,其他时间公司业务繁忙,只能写信传达。与此同时,她把两个孩子也教育的很好。

  “孩子一定会去见爸爸,首先孩子很爱爸爸,我可以感受到。也没必要不让孩子去看他,爸爸也很爱孩子。爸爸经常会给孩子写信,在特殊节日里,黄光裕也会给孩子准备礼物。”

  于是,牢狱之中的黄光裕选定了60多岁的张大中,这位昔日的“敌人”和“战友”,担任国美电器董事局主席,充当杜鹃身边的“定海神针”。

  张大中幼年父亲早逝、母亲文革被枪毙,家中一贫如洗。母亲平反后,张大中拿着平反得到的1000元抚恤金,创立了大中电器。

  2007年,大中电器正在犹豫卖身给苏宁还是国美之际,黄光裕特别爽利。直接放话:“无论苏宁出价多少,国美永远高20%。”最终,国美以36亿把大中电器收入囊中。

  “因为搞企业这么多年,他(黄光裕)后来委派我的这点事,不是很牵扯精力,因为是非执行董事,应该是站脚的事,所以,应该理所当然地(接受),同时大家在这个业态耕耘了很多年,应该说之间有了战斗的友谊”。

  在张大中协助下,杜鹃很快稳定了管理层,让曾“反水”的王俊洲继续担任总裁,重获黄光裕旧部支持,凝聚了人心。从而得以能将集团的主要力量投入到黄光裕还没来得及做的电商布局上,力争跟得上瞬息万变的时局。

  张大中坦言,有时会看到黄光裕,“重大决策还要跟他沟通一下”。当被问及黄光裕的近况时,张大中幽默地说:“挺好,经常除除草”。

  过去的十多年里,互联网电商呈席卷之势,阿里、京东渐成巨头,苏宁电商也风生水起,线下零售日薄西山。

  国美情况也不容乐观,2016年净利润是3.63亿元,而2013年是11.35亿元,2011年是22.69亿元,下降速度可谓迅猛。在最新发布的国美零售2018年三季报中,国美亏损8.96亿元。

  这个拥有近2008家门店的家电零售连锁业巨头,市值已经跌得只剩140亿元左右,仅为其竞争对手苏宁易购的七分之一。

热门推荐  »